ECu./亦桐。

本宣 | 狛日谎言合志《Liar》www

过于激动!!()

Puppy:


狛日谎言合志《Liar》


本宣出来啦!


性质:谎言文本合志


规格:A5


页数:320p↕


字数:17w↕


装帧工艺:胶装,80g米白道林纸、封面铜版纸+触感膜、烫白工艺


周边:彩图明信片x12+书签x1


特典:


前五 赠送狛日挂件x1



注意!本内有驾驶员在!婉拒家长代买!



——预售信息——


预售定价:68RMB(含文本、赠送明信片x12一套、书签x1)


明信片都是彩图...

 

狛枝是在半夜被冻醒的。

意识昏昏沉沉的,像被泡在热牛奶里,他樱粉色的白发和白皙的皮肤也要融在其中了。他抬手想把棉被掖紧,触到脖颈被烫的缩了回来。

啊…发烧了吗…

他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拉紧被子,双臂抱紧自己蜷成一团,单薄的睡衣被他扯得满是褶皱。他想要在温暖的牛奶中再沉下去一些,可一股股寒流总是能拂过他的身躯,身体置若罔闻,神经惊涛骇浪。他把鼻尖都埋进被窝,整个人蜷得更紧了些。

他渴求着温暖,就如他用生命渴求着希望一样。

狛枝因痛苦紧压着眼皮,可犹如做梦一般,眼前的画面却无比清晰。他看得到自己赤脚走在沙滩上,一步一陷,白沙流过他的脚趾,阳光的温度甚至让他有些难以承受。他看得到泛着泡沫的...

 

我试图用两块一支的签字笔记下我的诚意,用草稿本上规矩的方块字述说我的哀求,而现如今,我在此安坐,等她收到这份请求。

她在两年前的争斗后成功支配了这具毫无特色的躯体,凭着她顽强的意志与不屈的精神,硬是通过自我压迫挤到了人群最前。那大概是人们梦寐以求的位置,强光聚焦在她的面庞,所有人向她瞩目。

而我对她不屑。只有她背后的我才能看到强光之下更加深邃的阴影——她的心是薄纸做的,一捅就破,即使试图用硬甲组装自我,言语的利刃总能直击要害。那张纸早已千疮百孔,丑态显露无疑,而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头顶。可她总是能在关键时刻修修补补,硬是用透明胶重新粘成心的形状,让强光的明度比阴影的灰度更加夺人眼球。...

 

-

清晨她从来都睡不安稳。迁居丛林般的水泥高楼间,缩居在一条枝桠一片树叶之下,窗外尖锐的鸟鸣反而失踪了,取而代之的是13层楼下汽车呼啸而过的风声,和红灯时机械重复的女声——现在她都能轻而易举地回想起其滑稽的语调。除此以外是甩不走的是烧水壶内气泡翻滚炸裂的愤懑,叫出蒸汽时不满的悲鸣。那些作作索索的恶魔蹿入耳蜗,撩拨神经,从美梦中拉入地狱。


现如今已是寒冬,稀薄的阳光透不过层叠的云雾——南京冬天灰云太重,以至于当她朦胧着睡眼时,还以为自己刚从一层梦境中醒来。相较之下,暮夏的厚重多了,尖锐的棱角被清澈湛蓝磨砂玻璃磨平,随着空气弥漫,钻进每一个空隙,渗入每一个角落,让人没由地感叹:已经是这个时...

 

-

先锋书店。

 

烈酒浓烟

-

E个人中心。
一个感想产物。

01

说起来,自从年幼的时候,她就对烟和酒抱以反感。

但是,要知道,在中国的传统乡村,这似乎是豪迈和阔气的标志,仿佛缺少了这这两样东西,任何饭局都提不上台面。每当过年回老家聚餐时,这也就成为了理所应当的必需品。

总有亲戚红着耳根,吐着烟丝,好心地质问“归来客”的生活,加上故作亲切的称呼,妄图博取对方的好感。

内心再怎么嫌弃,表面工夫还是要做的,毕竟这是特色礼仪。嗯嗯啊啊含糊几句,嘴角上拉,扯开一个勉强的弧度——这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即便回答问题已经挑简单的应付,却依旧心不在焉,眼睛盯着对方夹杂着酒气的烟白在空气中逐渐朦胧消失,仿佛不用让肺泡感受,便能...

 

variegated.

-

当我察觉到声音时,我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危机感过重导致了幻听,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听力或者说某些第六感没有什么问题,尽管对于目前的情形来言,似乎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庆祝的场合。

凭借着那仅存的警戒性压倒了对于在这间豪宅内除了自己不会有第二个人的肯定,而下意识地回过身时,似乎已经晚了一步,那把.35口径的银黑色勃朗宁直指向我的脑干,瞬间便明白自己是逃不掉了,自嘲地轻哼一声,双手举过头顶。

从不远处的客厅里飘来的素心兰香水的味道甚至甜腻地令人头晕,外面正对面从西面射下的阳光白的晃眼,甚至让眼前举枪的人尽管在面前面孔也是漆黑一片,但毫无疑问,这是那个缠人的家伙。

只有她才会执着地拿着这把该...

 

霓虹。

-

白色路虎在机场高速上疾驰而过。 

两侧的高楼已经完全埋没在黑夜之中,只有细细分辨才能依稀认出他们的轮廓。路两侧柔和的的浅黄色弥漫在周遭的空气之中,仿佛为世间万物披上了层朦胧的面纱,配合着夏夜的凉风唱着醉人的摇篮曲。 

高速上车影稀疏,电子表上跳动的时间是强有力的证明。也正因为已经将近凌晨,才能够在高速上肆意地行驶,不受他人拘束,敬请享受着夜晚的美好。 

来到了高地。四周的阴暗空间豁然开朗,沿着蜿蜒的道路形成的是光的缎带,橘黄色的光在模糊的眼中是一个个光斑,随着位置的快速变换而忽大忽小,有趣极了。整个城市仿佛都由这些耀眼而华丽的霓虹灯光组成,仿佛是一个不...

 

Blue-sky

-Line.1-   

啊,我敢说,那真是一个平凡而又毫无意义的下午。真的。  

“…同学她转走了。”老师在一次讲话末提起了这事,仿佛这种频繁的人员调动的轻重只有依据其关系的好坏才能够评判,脸上生硬的伪装——那忽然回忆起某个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又不能阻止的表情令人嫌弃,周围人竟然还饶有兴趣地配合他发出一阵唏嘘声。真是无趣啊。可惜我依旧没能听清她所使用的假名,只能够依稀记得拿签在雇佣协议上的那流畅的花体。  

距那时已经过了一年,周围的人似乎依旧没有什么长进,天天自作多情地互相猜疑着八卦着,甚至有人还翻出旧梗推测着她是不是...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