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EEEECu./亦桐。

Blue-sky

-Line.1-   

啊,我敢说,那真是一个平凡而又毫无意义的下午。真的。  

“…同学她转走了。”老师在一次讲话末提起了这事,仿佛这种频繁的人员调动的轻重只有依据其关系的好坏才能够评判,脸上生硬的伪装——那忽然回忆起某个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又不能阻止的表情令人嫌弃,周围人竟然还饶有兴趣地配合他发出一阵唏嘘声。真是无趣啊。可惜我依旧没能听清她所使用的假名,只能够依稀记得拿签在雇佣协议上的那流畅的花体。  

距那时已经过了一年,周围的人似乎依旧没有什么长进,天天自作多情地互相猜疑着八卦着,甚至有人还翻出旧梗推测着她是不是出了什么车祸或抑郁自杀之类的互相开玩笑,茶余饭后没完没了地重复这些流言蛮语,有事好像还能够戳到他们低俗的笑点,尖细的声音近乎要戳破耳膜。God,我是上辈子犯了怎样的耻辱过错,才会与这帮人为伍——如果她在的话,应该会赞同我这些偏激的想法吧。  

偶尔去整理报告时总能瞧见薄薄的一叠被自己整整齐齐地理好放在那里,却躲不过时间的侵蚀积起一层厚厚的浮灰,天气良好时在浅色的阳光下肆意飘动。  

其实逃课还是很简单的嘛,这样想着。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她那样翘掉了一节又一节的课,把所有时间都泡在了档案室里去做那些自认为极其重要的事情。  

-

“你的生命远没有我的时间重要。”  

我居高临下一般地望着她,浅香槟色的碎刘海早已凌乱不堪地粘在额前,直直地盯着她的蓝色瞳仁可眼下的十字疤痕愈发触目惊心夺取着自己的注意力。

即使是这样我也在不断担心着下一秒这个位置会不会就是我的。而自己却强行雪上加霜:“抱歉,失手了。” “你难道不留下来好好看着我这苟延残喘的狼狈样儿吗,这可是你的目的啊。”她半卧在地蜷缩在地上,翻起眼睛不忘说出冷嘲热讽的话语,语气镇定地仿佛受到的一切痛苦只是表象。  
从右锁骨刺入的匕首在雨中闪着巷尾路灯的橙黄色光芒,汩汩冒出的鲜血染红了大片布料,混杂着汗液雨水。“我知道你的心脏在右边。”将匕首无情地穿刺对方的左肩时自己默然说道。是的,她走之后我查了大量关于她的信息。Dunifer,德国人,正如自己所猜想的那样。德意志人民啊,这样激进的人估计坚定不移地信奉着纳粹主义吧。  

最终甩给她的背影连我自己都觉得冷漠过头了,那些“别让我再见到你”之类的中二台词事后我都想给自己一巴掌——然而最终并没有这么做。  
那时暮色四合,看到她也不过是无意中的一瞥,现在想来,可能她早就伺机等待了吧。  

-

在我模糊的印象之中,在那之后不久,她便消失了,正如她转来时那样突然。  

不知怎么,我有了类似于课代表一样的身份,即整理每月众人上交的一份自由的报告。而她的大部分都是缺席,正如她自己本身一样。唯二的两份被她自己丢在了角落,因日久而落满了一层厚厚的浮灰。大概是不愿意被他人看到吧。但其高度甚至超过了某些人所有报告的用高度——我相信自己无论是认真完成亦或是胡扯都不会达到她的高度。而每次整理的时候总会若无其事地掸去那些灰尘,理由或者说借口无非是污染一下空气罢了。  

实战作为必修课,想要赖掉估计是要费一番功夫的。或许是懒得多耗费精神,或许如我所推测她对这有着浓厚的兴趣,这个科目她倒是一次都没缺过,而且不像我,懒得和那群无趣的人们多耗费些无用的时间,除了听战术的指导就是坐在休息处看着自觉有用的书籍,不时才瞥一眼正在练习的人们,分析着双方的或轻或重的疏漏。她却仔仔细细地接下对方任何的攻击,虽要不了几秒就能够将对方撂倒,不时飘过来的眼神盯得我有些心虚——各种意义上。她对于他人的挑战每一个照接不误,当然,这些幼稚的行为无非是巩固其不败地位的坚实基础。虽然自己也是接受挑战,但唯有那人的我拒绝。“怎么样,要打一架吗。”休息时她总是会若无其事地提及,扬起的嘴角在我看来无非是若隐若现的嘲笑。而我也只会装作不屑一顾地回复道:“我没有那个时间可以浪费。”就这样,至今也没能够在实战课上与其交手。其实内心深处或许还是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的吧,能够与肯定的对手进行日常的练习,真是让人憧憬的事情啊。自己为什么会拒绝她,至今也无法确定。是怕输掉失了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或甚至是失了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虽然逃课是常态,但有的时候她偶尔会来听那些感兴趣的课程,无非是枪械格斗之类的。即使对这没有过深兴趣的我都觉得这些所谓的老师讲解的如此浅显且索然无味,让周遭的学生昏昏欲睡,她却毫不在意专注而严肃地盯着简易的教材和喋喋不休的老师略显苍白的面孔,犹如实战时那样一丝不苟。极富吸引力的蓝色瞳孔窃取了我近乎全部的注意力,让我沉溺到另一个深邃而灵动的、清澈的深海或天空或极光下。如果不与她接触,只是作为陌生人在街头偶遇的话,或许我能够装作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同龄的普通学生,因为她在茫茫乌合之众之中与众不同,表示想和她交朋友之类的,可能反而她也会卸下重负展现出她所想成为的一面呢。因为对方是毫不知情的陌生人呢。某种程度上,自己似乎也是极度渴望着与常人一般的友情呢,即使溺毙在其中也毫无可以。只是一切似乎不允许有这样的机会啊。  

一切只不过是我的臆想罢了。  

她的特立独行和自己并不是一种,也许这两种不同的孤傲恰好有着针锋相对的排斥感,使双方能意外的窥探到互相的个性。与其接近时故意的轻薄语言似乎是伪装起自己本性的幼稚高墙,无论是高傲的神情亦或是不怀好意的威胁似乎都能变相证明这结论。或许是因为在某些地方些许类似吧,自己曾对她产生过些许的同情——不过更可能是怜惜吧。能拥有这样的性情,她所经历过的是怎样悲伤是世界呢?我甚至开始自以为是地想象起了童年的她——也许曾经的她也不过仅是沉溺在有着家人与同伴的美好世界、会撒娇般向他人讨要着玩偶的天真女孩罢了。 

日复一日的无聊内容果然是在浪费时间,有这应付社交的时间不如去操场上跑上两圈。  

自己也无非只能继续完成着自己对于世界的偏激看法,抬手写下这样的语句——  

不过一切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抬眸随意地扫了一眼讲台前的“新生”,映入眼帘的是那轻蔑地望着自己的蓝瞳,嘴角微提如同在挑衅。齐耳的短发在并不和煦的春风下细碎的飘动,左耳侧的长疤若隐若现,小麦色的皮肤称得浅香槟愈发刺眼——那颜色让我联想起了年幼时楼房的颜色,暮色四合时和婉的阳光在层云的掩映下投在墙上的美好颜色——与眼前的此人极不相符。看来班上又多了一个闹事的主。  

那似曾相识的语气轻薄地能让坐在最后的我都感受到此人从头到脚散发出的令人不快的寒气,一片唏嘘声或恰好如其所说夹杂着失望和厌恶,负面情绪如随处可见的蠕虫游走在众人之间,侵蚀着青春本应有的活力。  

“哟,我就是你们期待已久的转校生,想要泡到漂亮的妹子和帅哥的同学可能要失望了啊。”  

-To be continued.   

-postscript-  

啊,现在回想,这天,似乎是她的生日吧。 

We’re just the ExorDium and the EnDing of the blue-sky lives. Over and over again.  

-To be continued.   

-Line.2-  

“哟,我就是你们期待已久的转校生,想要泡到漂亮的妹子和帅哥的同学可能要失望了啊。”  

那似曾相识的语气轻薄地能让坐在最后的我都感受到此人从头到脚散发出的令人不快的寒气,一片唏嘘声或恰好如其所说夹杂着失望和厌恶,负面情绪如随处可见的蠕虫游走在众人之间,侵蚀着青春本应有的活力。  

只是抬眸随意地扫了一眼讲台前的“新生”,映入眼帘的是那轻蔑地望着自己的蓝瞳,嘴角微提如同在挑衅。齐耳的短发在并不和煦的春风下细碎的飘动,左耳侧的长疤若隐若现,小麦色的皮肤称得浅香槟愈发刺眼——那颜色让我联想起了年幼时楼房的颜色,暮色四合时和婉的阳光在层云的掩映下投在墙上的美好颜色——与眼前的此人极不相符。看来班上又多了一个闹事的主。  

不过一切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自己也无非只能继续完成着自己对于世界的偏激看法,抬手写下这样的语句——  

日复一日的无聊内容果然是在浪费时间,有这应付社交的时间不如去操场上跑上两圈。  

-

她的特立独行和自己并不是一种,也许这两种不同的孤傲恰好有着针锋相对的排斥感,使双方能意外的窥探到互相的个性。与其接近时故意的轻薄语言似乎是伪装起自己本性的幼稚高墙,无论是高傲的神情亦或是不怀好意的威胁似乎都能变相证明这结论。或许是因为在某些地方些许类似吧,自己曾对她产生过些许的同情——不过更可能是怜惜吧。能拥有这样的性情,她所经历过的是怎样悲伤是世界呢?我甚至开始自以为是地想象起了童年的她——也许曾经的她也不过仅是沉溺在有着家人与同伴的美好世界、会撒娇般向他人讨要着玩偶的天真女孩罢了。  

一切只不过是我的臆想罢了。  

她的逃课是常态,但有的时候她偶尔会来听那些感兴趣的课程,无非是枪械格斗之类的。即使对这没有过深兴趣的我都觉得这些所谓的老师讲解的如此浅显且索然无味,让周遭的学生昏昏欲睡,她却毫不在意专注而严肃地盯着简易的教材和喋喋不休的老师略显苍白的面孔,犹如实战时那样一丝不苟。极富吸引力的蓝色瞳孔窃取了我近乎全部的注意力,让我沉溺到另一个深邃而灵动的、清澈的深海或天空或极光下。如果不与她接触,只是作为陌生人在街头偶遇的话,或许我能够装作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同龄的普通学生,因为她在茫茫乌合之众之中与众不同,表示想和她交朋友之类的,可能反而她也会卸下重负展现出她所想成为的一面呢。因为对方是毫不知情的陌生人呢。某种程度上,自己似乎也是极度渴望着与常人一般的友情呢,即使溺毙在其中也毫无可以。只是一切似乎不允许有这样的机会啊。  

实战作为必修课,想要赖掉估计是要费一番功夫的。或许是懒得多耗费精神,或许如我所推测她对这有着浓厚的兴趣,这个科目她倒是一次都没缺过,而且不像我,懒得和那群无趣的人们多耗费些无用的时间,除了听战术的指导就是坐在休息处看着自觉有用的书籍,不时才瞥一眼正在练习的人们,分析着双方的或轻或重的疏漏。她却仔仔细细地接下对方任何的攻击,虽要不了几秒就能够将对方撂倒,不时飘过来的眼神盯得我有些心虚——各种意义上。她对于他人的挑战每一个照接不误,当然,这些幼稚的行为无非是巩固其不败地位的坚实基础。虽然自己也是接受挑战,但唯有那人的我拒绝。“怎么样,要打一架吗。”休息时她总是会若无其事地提及,扬起的嘴角在我看来无非是若隐若现的嘲笑。而我也只会装作不屑一顾地回复道:“我没有那个时间可以浪费。”就这样,至今也没能够在实战课上与其交手。其实内心深处或许还是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的吧,能够与肯定的对手进行日常的练习,真是让人憧憬的事情啊。自己为什么会拒绝她,至今也无法确定。是怕输掉失了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或甚至是失了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不知怎么,我有了类似于课代表一样的身份,即整理每月众人上交的一份自由的报告。而她的大部分都是缺席,正如她自己本身一样。唯二的两份被她自己丢在了角落,因日久而落满了一层厚厚的浮灰。大概是不愿意被他人看到吧。但其高度甚至超过了某些人所有报告的用高度——我相信自己无论是认真完成亦或是胡扯都不会达到她的高度。而每次整理的时候总会若无其事地掸去那些灰尘,理由或者说借口无非是污染一下空气罢了。  
在我模糊的印象之中,在那之后不久,她便消失了,正如她转来时那样突然。 

-

那时暮色四合,看到她也不过是无意中的一瞥,现在想来,可能她早就伺机等待了吧。  

最终甩给她的背影连我自己都觉得冷漠过头了,那些“别让我再见到你”之类的中二台词事后我都想给自己一巴掌——然而最终并没有这么做。  

从右锁骨刺入的匕首在雨中闪着巷尾路灯的橙黄色光芒,汩汩冒出的鲜血染红了大片布料,混杂着汗液雨水。“我知道你的心脏在右边。”将匕首无情地穿刺对方的左肩时自己默然说道。是的,她走之后我查了大量关于她的信息。Dunifer,德国人,正如自己所猜想的那样。德意志人民啊,这样激进的人估计坚定不移地信奉着纳粹主义吧。  

我居高临下一般地望着她,浅香槟色的碎刘海早已凌乱不堪地粘在额前,直直地盯着她的蓝色瞳仁可眼下的十字疤痕愈发触目惊心夺取着自己的注意力。

即使是这样我也在不断担心着下一秒这个位置会不会就是我的。而自己却强行雪上加霜:“抱歉,失手了。” “你难道不留下来好好看着我这苟延残喘的狼狈样儿吗,这可是你的目的啊。”她半卧在地蜷缩在地上,翻起眼睛不忘说出冷嘲热讽的话语,语气镇定地仿佛受到的一切痛苦只是表象。  
“你的生命远没有我的时间重要。”  

-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她那样翘掉了一节又一节的课,把所有时间都泡在了档案室里去做那些自认为极其重要的事情。  

其实逃课还是很简单的嘛,这样想着。  

距那时已经过了一年,周围的人似乎依旧没有什么长进,天天自作多情地互相猜疑着八卦着,甚至有人还翻出旧梗推测着她是不是出了什么车祸或抑郁自杀之类的互相开玩笑,茶余饭后没完没了地重复这些流言蛮语,有事好像还能够戳到他们低俗的笑点,尖细的声音近乎要戳破耳膜。God,我是上辈子犯了怎样的耻辱过错,才会与这帮人为伍——如果她在的话,应该会赞同我这些偏激的想法吧。  

偶尔去整理报告时总能瞧见薄薄的一叠被自己整整齐齐地理好放在那里,却躲不过时间的侵蚀积起一层厚厚的浮灰,天气良好时在浅色的阳光下肆意飘动。  

“…同学她转走了。”老师在一次讲话末提起了这事,仿佛这种频繁的人员调动的轻重只有依据其关系的好坏才能够评判,脸上生硬的伪装——那忽然回忆起某个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又不能阻止的表情令人嫌弃,周围人竟然还饶有兴趣地配合他发出一阵唏嘘声。真是无趣啊。可惜我依旧没能听清她所使用的假名,只能够依稀记得拿签在雇佣协议上的那流畅的花体。  

啊,我敢说,那真是一个平凡而又毫无意义的下午。真的。  

-End                                                           

                                                                                                                                                                               2016.04.16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