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桐。

Fire.

我继续走向远在天际的星火,梦醒,这次再也没有留下任何遗憾。

-

大概是凭直觉吧。
视线透过人群一眼望去的就是那个纤瘦的身影,挺高,兀自向前走去。我甚至看不清他的动作,眼中只是一个仿佛未曾移动的黑线,但是我知道、我感觉到了,那就是他。

遥远前方的山坡燃起熊熊大火,火舌舔舐着高低错落的森林,火警的红蓝灯环绕闪烁,警鸣此起彼伏不觉于耳。似乎远隔千里,然而身边的城镇依旧被热浪席卷,灰霾色布满了整个天空,黑烟由深至浅随风扩散似乎是另一种意境的点睛之笔,成为压抑气氛逐渐扩张的催化剂。

人群喧嚷而焦躁,簇拥着推挤着——沿路都是凑热闹的乌合之众。极力拨开人群,朝前跑去。朝他跑去。

即使那不是我可以跟上的步伐。

人群在时间和空间的催促下悄然离开,周围忽然之间寂静地可怕,只剩下火光跳动的急促声音和和因快步向前而擦过耳畔的呼呼风声。漫漫前路被孤独笼罩,远处的星火依旧遥不可及,仿佛永远触碰不到一般。

突然看到他轻轻转了头,伫立在那儿一瞬,只有一瞬,仿佛一眨眼就会错过这个事实,让人甚至怀疑是否是错觉。眨眼之后,他依旧向着那个远方走去,坚毅而又果断,承载着无人知晓的悲伤。手指如同触过电流般一阵疼痛。

仿佛能想象到他那无奈而悲伤的面孔,把勉强的笑容挂给自己,而在外人看来,那只是发自内心的微笑而已。嘴里絮絮叨叨吐露出自己的跳跃思维,用满口骚话来掩盖自己失落与创伤。让不明所以的路人用“可爱“这样的词语来形容,也许这是他所期待的最好结局。仅此而已。

从来没有如此地想冲上去握住他冰冷的手,给予他自己从他那得到的余温,给他一个最大的拥抱,轻轻拍着他的背说,别难过有我在,有我们在。

身旁一个女子匆匆路过,我看不清她的长相看不清她的衣着,眼前模糊一片。已经猜到她是让他蓦然回首的人,又有什么用呢?于我她是陌生的,他甚至也是陌生的。他的世界我一无所知。

那是无法触及的世界,那是无法跨越的距离。

但又何妨呢?随着他那单薄的背影朝着那璀璨的星火从容走去,那是一种使命,一种责任,一种意识,一种习惯,一种信仰。

他知道的。他身后,还有我、还有我们。

I can see the fire. I do see the fire.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