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EEEECu./亦桐。

-

清晨她从来都睡不安稳。迁居丛林般的水泥高楼间,缩居在一条枝桠一片树叶之下,窗外尖锐的鸟鸣反而失踪了,取而代之的是13层楼下汽车呼啸而过的风声,和红灯时机械重复的女声——现在她都能轻而易举地回想起其滑稽的语调。除此以外是甩不走的是烧水壶内气泡翻滚炸裂的愤懑,叫出蒸汽时不满的悲鸣。那些作作索索的恶魔蹿入耳蜗,撩拨神经,从美梦中拉入地狱。


现如今已是寒冬,稀薄的阳光透不过层叠的云雾——南京冬天灰云太重,以至于当她朦胧着睡眼时,还以为自己刚从一层梦境中醒来。相较之下,暮夏的厚重多了,尖锐的棱角被清澈湛蓝磨砂玻璃磨平,随着空气弥漫,钻进每一个空隙,渗入每一个角落,让人没由地感叹: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吗——其实新的一天刚刚诞生。


鼓起莫大的勇气翻身下床,眯起眼睛将自己锁入一片灰暗之中,动作却丝毫不敢含糊,似乎瞥见了身后瞅准了机会,等她放慢脚步便扑上来的时间。


其实这样危急也是她自食其果,而她却乐在其中。每天早晨的时间紧凑地可用毫秒论算,而卡在起床的时刻表的几分钟既是煎熬又是享受。将整个身子蜷缩在被单当中,头蒙在枕头下,恐惧着流逝的每分每秒和仿佛永无止境的学习循环,逃避着一场终将降临的暴风雨。贪婪地呼吸着每摩尔的空气,沉醉在永远晴朗的南国小岛上——她总觉得那是最适合当作梦幻乡之处,无忧无虑,只有蓝天、沙滩,和海浪轻抚她的脚踝。就算死亡也沉溺在那片深蓝之中,耳边流过满足与愉悦。


衔着面包,她拍下电调按键,接下来一切都变得理固宜然,囫囵吞下早餐,裹紧围巾,电梯上数字的递减是她美梦结束的倒数吗?


每个距离,每个角度都在日复一日的机械化重复中做到最简,寒风肆虐,却又加快了蹬脚踏的速度。天仍然是阴沉着的,让她在一片死气沉沉的沼泽中垂死挣扎,愈陷愈深,快要没过她的心口了。


眼前浮现暮夏的时光,整个世界被镀上了晨光的柔和明亮的颜色,洇开橙黄色的暖意这世界是一面五十棱镜,向她反射着善意。她看见希望在不远处朝他微笑。


她开始怀念起从前了。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