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关于初一。

早晨一大早爬起来回老家。
路上车辆寥寥可数,公交车却也依然行驶着,即使车上空无一人。是啊,谁大年初一跑出来坐公交车呢?
我似乎已经能想象到这些司机接到自己初一排班是的沮丧与无奈,新的一年的第一天要依照管理起早贪黑赶到公交车站。离别家人,亦或是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家人。
空荡荡的车厢。空荡荡的街道。空荡荡的城市。
悬挂在车内扶手的碰撞声是颂赞其孤独的奏鸣曲。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