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梦一次。

2016.03.21.
不是经常做梦,但逢梦虽然隐约有印象,但醒来之前并不记得是怎样的场景了。单纯地尝试回忆,大概无条理性可言。
-
先是在一个深夜。天空甚至连深蓝都不曾保持,黑压压的一片也没有薄云,然而正在穿过的小巷确实灯火通明,大概是有什么惹人喜爱的店铺吧,这个巷子内人满为患,甚至连一旁的洗车店都依旧在营业,好像也能够招揽到生意。因此我们也只能在巷头徘徊。一旁有一个杂耍的姑娘正在练习,应该是店主让其吸引顾客的吧。虽然能够灵活地在手中的呼啦圈里游走。脸上的不情愿却透露出其真实想法。我看着她略有些心疼。说着我们便无奈离开了。
我们乘着车,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灯前停了下来。车上棕色皮毛的小狗不知怎的活跃起来,在我周围乱窜。

再有记忆之时已经到了白天,但仿佛天空满是雾霾——阴沉地让人提不起劲。似乎依旧是一条小巷,但与之前的相比少了路中间的一排树。或许上次休整已经过去许久,右手边的围墙上还被居民“安”上了大小不一的玻璃碎片防盗。上面还有小镂空,样式看起来已经很久了,小广告被一层一层刷在上面,毫无美感可言的黑体标题让人厌烦。
左手边似乎是一个家具存货仓加买卖市场,人们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还有一辆蓝色大卡的倒车声伴奏。
旁边有一个日用品小店,父亲看到一个印有书法的马克杯还评论了两句。
往前右拐一条小路,两旁有着剪得四四方方整整齐齐的低矮松树。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一扇大门上垂着珠帘,似乎是想掩盖屋内的事物,却毫不影响我清清楚楚地看到正中央摆放着祭祀祖先的高台和正上方白墙上挂写的倒福。
但记忆(当然,也是在另一个梦中)告诉我这个我来过。这是一个包含恐惧的地方。里面是一个寺庙性质的石洞,陈列着与其相关的祭祀用品。似乎是为了取一个什么重要的东西而来,因此我们必须完成什么事情,而最终即使成功出来了,却是九死一生。而印在脑海中最深刻又最模糊的画面,是排着无边无尽的长队的孩子背着依旧印有幼稚图画的书包仿佛放学了一般蹦跳地走进了那个阴森的石洞。
父母不知因为什么——或许也是为了所谓“那个”重要的东西——一定要进到那里,而我深刻又恐怖的回忆驱使着我死死拽住他的胳膊往反方向拽,可最终我失败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进去。
那地方似乎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地方,以至于我转头离开想要回家的时候都大哭着自觉自己是在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送死,我的眼前仿佛都出现了他们完成任务进度的读条。
我骑着自行车回去了,路上下起了毛雨。单元门口前是一对我认识父子在避雨,打招呼的同时帮他们开了单元门。
就这样,我回到了家。

仿佛是游戏似的,眼前还有父母的生命值读条。

-
其实这应该是我做过的最长且印象最深的梦了,不过有一些零碎的片段不能回忆起是在哪个时间点了,于是没有写下来。我的梦似乎都有关联,能回忆起来的不止写一对。记录下来仅仅是为了帮助自己尝试回忆吧。说不定能创造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呢hh
陆陆续续每晚写一点(by the way从写这个梦到现在没有再做过梦了),有很长一段时间因期中考就没碰手机,结果拖了一个多月,不过无论如何,自己还真是低效率啊,,

 
评论(1)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