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愧疚。

今天去了老门东。
人比夫子庙少了不止几倍,店铺也有趣地多,虽然形式都已经商业化了,店主大多是年轻人,开着风格清新的店铺买些自己所喜欢的事物。但是说实话,店面是清新,服务态度却不怎么样,买个冰棍儿而走过去却爱理不理地报了价钱,因为是当时所见的唯一一家,于是就买了。不过那雪糕的确好吃,似乎便打消了我的不满,天气燥热,负面情绪谁都会有的(现在想想我竟然没注意其实后面是有空调的只不过冰柜摆在外面了)。
(顺便,有一男生似乎是看一个小博物馆的,在打游戏,鼠标按得啪啪啪直响,而旁边一女生饶有兴趣在看某综艺节目)。
之后拐到了一条小巷子。人流比主干道又少了许多,偶尔只有稀稀拉拉的人走过。我看到一位卖“马头”牌冰棍的大爷,其实并不是很老,上了岁数但看起来依旧很年轻,但眼神里透出来的确实那种无奈而孤独感。旁边小板凳上摆着箱子,上面还写了“公私合营”。切对面的一家自制陶瓷店倒是挺热闹的,一对对小情侣拉着手在哪儿排队等候。大爷敲了敲凳子或许是想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以为自己增加一点生意,似乎是无用之功。
当我只看到箱子是母亲问我“还要再吃吗?”我回答“不用了”一是下意识地谦让二是的确没吃完三嗓子疼,但我看了一阵子突然就后悔了。
我应该答应的。我应该答应的。
本来想用照片记录下这个悲伤的身影,可手机没带,借母亲的脑中蹦出来的是母亲“干嘛?这有什么好拍的”的话语,之后就会变得很尴尬。于是懦弱的自己最终没行动。
于是只能以此杂感记录下我的愧疚和我的想法——
世上还有这么多人住在贫穷的世界里,我们凭什么挥霍钱财呢。总之又扯到了不相干的话题上。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