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关于会淡化的某些感受。

倒数第二节英语课,骤降的温度依然令人不适,脚踝隐隐作痛,尽管窗户禁闭,我似乎仍然能感觉到嗖嗖的寒风吹过,一阵寒颤。
我自然是没心思再盯着我们那亲爱的班主任的位置,以假装是所谓的眼神的交流,然后再趁她背过身去的时候写几笔作业——实在是没那个情调,只好在她枯燥无味的朗读短语之下,出神地盯着课本。
我真的是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么讨人嫌的老师,还会有学生愿意和她保持联系?那孩子是有多傻啊?
这老师真的是让人忍无可忍,一个思维活在上个世纪的女人,两节连堂要占三节下课,穿的衣服完美告诉了我们哪些衣服绝对不要买——然而三言两语表达不出我对她的恨,然而我一直很在意这个点,为什么会有人觉得她这样自我意识地占用我们的时间是所谓的为我们好。
就像为什么人老了就会觉得自己原来觉得的恶毒而残忍的父母(当然和睦的家庭自然会存在)做那么多都是为了自己好,为什么毕业之后都说感谢老师其实都是为了我们好之类的。
四十分钟的呆似乎也让我有些头绪了。
举个例子吧,相信大部分同学都会或多或少反感自己的父母,限制我们的兴趣,与“别人家的孩子”进行无意义的比较,可能甚至被虐待,你会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烦人的人。但为什么长大后反而滋生一股理解父母感恩父母的情绪呢?要是硬要说是理解了他们的理解的良苦用心,我也无力反驳,但我总觉得有很大一部分其他原因掺杂在其中,那就是当你长大后,父母限制不了你的行为了,你有属于自己的生活,那些幼时的痛苦似乎不成立了。此时你就体会不到幼时的痛苦,你只记得自己好像讨厌过父母,但那种感觉完全触及不到了,你就会顺着大众的想法,“长大了就理解了父母”,选择性地忽视了自己曾经受过的罪,否则就会被当成逆子。对于某些残暴的老师同理。
不同于其他两种,似乎还有另一种情景。对于那些曾经值得用真心去铭记的朋友,分别一久就会有一种期望感,总会觉得很像见到对方,但周转曲折终于费劲地见到了,你会发现双方并没有原来那样要好,能谈的话题单调而乏味,一切都不去从前了。当时失望地分别后,过了几个月,你又会遗忘了见面时的尴尬情景,又开始止不住地思念对方。
所以果然人就是很奇怪的生物啊,即使对于这些被淡化的感受这样的情况是好是坏我并感受不到。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